当前位置: 首页 >> 美丽西外 >> 正文

求索——记留美文学博士何其莘

发布时间:2010-06-26  点击:

何其莘, 1947728出生于马来西亚,他的祖父是从广东大埔“下南洋”的华侨。不满一周岁,他就由回国投身祖国解放事业的父亲带回上海,并在那里度过了他的童年。1959年,他转到北京芳草地小学读六年级。初中毕业时他获得了金质奖章,高三那年他被选为“校旗手”,这是北京一O一中学的最高荣誉。十年动乱使得何其莘失去了直接考入大学的机会,他被分配到青海一特种钢厂当机修钳工。1972年春,他作为第一批工农兵学员到西安外国语学院英语系学习。1975年毕业后留校当了教师。1980年,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被破格提拔为讲师。      

1981年,经教育部批准,何其莘自费去美国攻读研究生学位,依靠美国校方提供的研究生助教的薪金,他半工半读,一边教美国本科生的英文作文课,一边攻读英美文学课程。在美国用英语读文学学位,对一个中国学生来说是很艰苦的。“笨鸟先飞”是何其莘为自己立下的座右铭。就是用这种精神,他不仅顺利地完成了自己的学业,而且向美国的研究生提出了挑战。在俄亥俄州的阿克伦大学,他用两年的时间完成了41个学分的文学课程和硕士论文。在俄亥俄州的肯特州立大学,校方规定可以向博士研究生提供四年的资助,而外国研究生则可以申请第五年的资助。但是,他仅用三年半的时间就学完了35个学分的课程,通过了三门资格考试,并完成了他的博士论文。在肯特学习期间,他在美国有影响的学术刊物上发表了两篇论文,在这肯特州立大学英语系引起了震动。为此,何其莘在1986年春获得了肯特州立大学的第一届研究生论文奖。 1986115,在他的博士论文答辩前半小时,他和他的导师悉得·瑞德教授一起出席了该大学(学生24000多人)1986-1987年度最高学术奖——大卫·史密斯奖的颁奖仪式,何其莘是该年度三名获奖者之一。 19861224,毕业典礼后的第四天,何其莘就踏上了回国的路程。

1987年初,何其莘自愿返回他的母校西安外国语学院任教,并于1987年到1990年出任英语系主任。1987年他被评为副教授,次年被破格评为教授。在他的带领下,西安外国语学院英语系建立了本科和研究生的英美文学课系列。通过实践,他也逐渐摸索出了一套高校教学管理的成功经验。1989年,他的个人项目“英美文学课系列”被评为优秀教学成果奖陕西省一等奖,集体项目“教学管理”获得陕西省二等奖,他本人也于1989年秋被评为全国教育战线劳动模范,并被授予“人民教师”勋章。

1990年底,何其莘正式调到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系任教。19926月起任北外外国文学研究所副所长,19936月任北外英语系主任,19946月起任北外副校长,主管学校的研究生教育和科研。

在回国后的15年中,除偶尔担任写作、翻译、阅读等语言技能的课程外,何其莘主要担任本科和研究生的文学课教学。他先后开设了“英国戏剧”、“莎士比亚戏剧”、“英国20世纪小说”、“英国早期诗歌”、“17世纪英国文学”等研究生文学课和“英国文学选读”、“戏剧导论”、“英美文学史”等本科生的文学课。他指导的研究生中已有三位获得博士学位,十几位获得硕士学位。

他喜爱摄影,也喜欢音乐、戏剧和电影,并有较高的鉴赏能力。但在教学之余,他的大部分时间都用来读书。中外文学名著、文学评论、通俗文学作品,以及有关历史、宗教、思想史等方面的书籍都能引起他的兴趣。虽然,他读的大部分书为英文所撰,但他也读了不少中文书刊。“把自己培养成精通中英文和中西文化的学者”是何其莘为自己确立的奋斗目标。 何其莘 教授的主攻方向是文艺复兴时期的文学,他对这个时期英国文学的浓厚兴趣起源于他到美国后第二学期的第一门莎士比亚戏剧课程,虽然早在中学期间他就读了兰姆兄妹撰写的《莎士比亚戏剧故事》的英文本。在为该课程准备一篇有关“莎士比亚的观众”的论文时,他有机会接触了有关1617世纪英国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和风土人情的史科。在调研中,他惊奇地发现那个时代的文学作品如此真实反映了英国1617世纪的时代精神,以至于对文学的研究就相当于对那个时期英国社会和文化的一个总体分析。同时,他也意识到过去在中国对英国文学的研究确实很浮浅,而且往往把文学与社会和文化的其他方面割裂开来,对文学作品的评论过多地强调其政治思想性的一面,常常满足于一些教条主义的结论。这个经历使得何其莘意识到在文学研究中一定要拓宽自己的视野。在以后五年的学习中,他选修的课程包括了英国文学史上所有主要时期、主要作家和主要的文学形式。与此同时,他还阅读了古典文学、西方文论,以及有关西方政治史、社会史、思想史、宗教史等多方面的书籍,五年半的苦读和回国后15的教学科研实践使他形成了一系列比较明确的学术观点。

文学是一个民族的文化和社会文明发展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由于它是民众智慧的结晶,又往往出自智者文人之笔,它集中地反映了一个民族的政治、经济、历史、社会、思想、宗教和民俗风情等诸多方面。正是因为文学具有如此深刻的内涵,所以它比社会科学中的任何一门学科都更能完整地体现出一个民族发展和成熟的全过程。由于历史的发展是一个缓慢的、延续不断的全过程,研究一个民族,一个社会的现状往往可以从其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文学中找到现代社会的萌芽,探索出其政治、经济、思想、文化发展的必然趋势。在我国深入进行改革开放的今天,我们很有必要加强对世界各国的了解,不仅要知道这些国家的现行政策,更要清楚这些政策的渊源,以及与这个民族传统的思想和哲学之间的必然联系。只有这样,才能避免我们过去因对国外缺乏完整的历史性的认识而犯的“全盘照搬”的错误,而外国文学的研究应该是我们认识世界的一个极为重要的方面。我国的外语院系在为国家培养大批应用型人才的同时,也应注意培养一小批通晓其他民族语言和文化的高级研究人才。他们将有能力为我国领导层决策提供有洞察力的咨询意见。

在西方国家,对于英美文学的研究也是社会科学领域的一个重要分支。自20世纪三四十年代新批评派出现以来,学院派的传统文学批评理论受到了冲击。英美评论界的思想异常活跃,不同的理论竞相推出,冠以各种“主义”的批评流派使人眼花缭乱。从50年代的结构主义,到后来的解构主义,后结构主义,以及80年代后期崛起的新历史主义,后结构主义,以及80年代后期崛起的新历史主义,后殖民主义——这些新名词和它们的界定常常困扰着人们。虽然,至今仍没有一种文学批评流派能够提供剖析文学作品的万能模式,但是,众多的流派推陈出新恰恰反映了20世纪中叶以来英美文学,以及世界文学发展的一个总趋势,即朝多元化的方向发展。在他的研究工作中,何其莘避免追随其中的任何一种流派,而采用集各家之长的办法,针对所研究的具体文学作品,选用一种或数种流派所提供的方式来分析作品。在他的剖析中,他注意研究文学作品的形式,但使他更感兴趣的则是作品中所反映的思想、观点,以及这些观点的历史发展和演变过程。

中国对于英美文学的研究是五四运动开始的,在建国以后有了很大的发展。但是和西方国家,甚至日本、印度相比,我们在这个领域还很落后,何其莘认为,在我国的外国文学研究中有两个值得注意的倾向:(一)在文学评论中不适当地强调作品的政治思想因素,而忽视或根本忽略了对作品的艺术性的探讨。(二)热衷于抄袭西方的文学批评理论,生吞活剥,而不重视研究文学作品本身(原文)。这是阻碍我国的外国文学研究工作,何其莘希望能够加强对早期文学的研究,而不要把所有精力都集中于现当代的文学,因为早期文学是现当代文学的渊源,是整个文学传统的根基。他还希望能够鼓励中国学者认真地读一读现代西方论的经典著作,打碎思想上的枷锁,开阔视野;同时,鼓励他们从中国的文化传统出发,用中国人的眼睛来审视外国文学作品,以期开创出我国文学研究的一条新路,并为世界文学的研究作出我们的独特贡献。

在英美文学的教学中,何其莘的侧重点放在培养中国学生欣赏和分析外国文学作品的能力上。在课堂上,他采用启发式教学,用提问的方式调动学生的积极性,使他们参与课堂活动。在论文和考试中,他鼓励学生发表他的独特见解,注意培养他们剖析文学作品的能力。

自八十年代初以来,何其莘已经出版了三本专著(《中国人眼里的莎士比亚》、《英国文艺复兴时期文学史》[与王佐良合著]和《英国戏剧史》),编写了六种共32本教材,评注了五本英文文学名著,并在国内外学术刊物上发表了20余篇论文。发表在美国莎士比亚学会会刊《莎士比亚季刊》上的论文《中国的莎士比亚》(1986 和他的 博士论文《中国人眼里的东士兵比亚》(1987)引起了英美莎学界的关注:1986年他应《世界莎学目录年鉴》总编的邀请提任该年鉴的中国通信委员;1988年应邀参加美国莎学会的第26届年会,并提任“莎士比亚与中国”研讨会的评论员;同年,他应邀参加了牛津大学出版社出版的《牛津莎士比亚词典》的编撰工作(该词典已于2001年出版)。何其莘与已故的 王佐良 先生共同撰写的《黄国文艺复兴时期文学史》(1996)以及他的个人专著《黄国戏剧史》(1999)(中华社科基金项目“英国戏剧的基本模式及其发展”的最终结果)代表了他在英国文学领域的最新研究成果,前者获得了首届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优秀成果三等奖(1999)和第十一届中国图书奖(1998),后者获得了第五届全国优秀外国文学图书二等奖。由何其莘主编的英语听力教程Listen to This(学生用书、教师用书各三本)先后获得北京市社科成果二等奖(1994)和国家教委优秀教材中青年奖(1995)。他与亚 历山大 先生合作编写的《新概念英语》(新版)(学生用书、教师用书和练习册各四本)已由朗文公司和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出齐,由他主编的配套辅导用书也已推出了十种。

近年来,何其莘先后为教育部制定了我国高校“九五”和“十五”科研规划中的“外国文学”部分,为教育部主持起草了《关于外语专业面向21世纪本科教育改革的若干意见》(于199812月下发)和主持制定了新的《高等学校英语专业英语教学大纲》。目前,他正在主持国家重点社科项目五卷本的《英国文学史》(并与 李赋宁 先生一起撰写其中的第一卷《英国中古时期文学史》和教育部博士点项目“文艺复兴文学研究与思考——欧洲六国的纵向和横向研究”。

                                                         ---摘自《西外撷英》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