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丽西外 >> 正文

不悔的选择——记中央编译局文献翻译部主任边彦耀

发布时间:2010-06-26  点击:

在北京西单附近的一个小胡同里,有一个不大的院落,中共中央编译局就坐落在这里,西安外国语学院毕业生边彦耀在此工作将近30个年头了。

在西安外院三年多的大学生活是边彦耀一生重要的转折点。对这次近乎传奇的偶然机会,边彦耀至今仍记忆犹新。“文化大革命”后期大学开始招生时,边彦耀正在读高中,他是于1970年9月作为社会青年考入高中的。虽然他在农村劳动过四年,早已超过劳动锻炼两年的推荐上大学的基本条件,但因他正在上高中,户口所在地的生产大队不把他列入应被推荐者的名单里,就读的中学也没有推荐的资格,而且如果高中毕业回家后,因家里常年缺乏劳动力,根本不可能被生产队推荐上大学。在这年大学招生即将结束而他对上大学已经不抱任何希望时,学校却意外地分配到一个上大学的名额,经过推荐选拔,他终于赶上了这一年上大学的末班车。

上大学的不易使这位农家子弟懂得珍惜这次机会。在三年多的时间里,他刻苦学习,不浪费一分一秒。他家离西安仅40公里,但他只是寒暑假及五一劳动节和国庆节才回家看看,周末几乎没有进过城,寒暑假回家也利用劳动之余坚持外语学习。在那个年代里,虽然有“批林批孔”、学工学农等一系列当时必不可少的活动,但他还是比较系统地学习了西班牙语基本知识,在听、说、读、写、译几方面都得到了训练,为将来从事翻译工作打下了比较坚实的基础。

1975年8月14日,边彦耀来到向往已入的首都北京,跨进了中央编译局的大门,被分配到毛泽东著作翻译室(以下简称“毛著室”)西班牙文处工作,正式成为中央直属机关的一名业务干部。

毛著室(即现在的文献部)承担着翻译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现任党和国寞有领导人的著作、讲话以及党代会、人代会文件的任务,是我国对外宣传的一个重要窗口。边彦耀是幸运的。他参加工作两个月后,便和全室同志一起,奉命到中直招待所(当时也称华北饭店,现为金台饭店)集中,参加《毛泽东选集》五卷的翻译工作。《毛选》五卷翻译其有英、法、西、俄、日五种文字,集结了全国的翻译高手,相当一部分同志参加过《毛选》一到四卷的翻译工作,其中不乏给党和国家领导人当过多年翻译的老同志。如此优越的语言环境和工作条件,使边彦耀如鱼得水。他虚心向老同志学习,学习他们高度的政治责任感、认真负责和精益求精的工作态度。他从做卡片做起,一丝不苟,不懂就向老同志请教。获得大家的信任后,也加 量的初译工作。此外,由于他是单身汉,吃住都在招待所,每天晚上就陪外国专家看电视,把电视的内容翻译成西班牙语给专家听;周末陪专家游览北京的名胜古迹;给专家翻译《长征组歌》、《中国神话集》等;专家改稿后认真阅读。功夫不负有心人,两年的《毛选》翻译使边彦耀了解了中央文南翻译的基本过程,扩大了自己的知识面,也为日后更好地从事中央文献翻译工作积累了一定的经验。

回到编译局后,边彦耀和大家一起先后翻译了《周恩来选集》(一、二卷)、《刘少奇选集》(一、二卷)、《朱德选集》、《邓小平文集》(一到三卷一版和二版)和《陈运文集》(一到三卷一版和二版)。此外,他还参加了中国共产党第十一次、第十二次和第十三次全国代表大会文件以及全国人大五届一次会议以来的历次会议文件的翻译工作。1997年中央决定十五大文件只翻译英文,由编译局负责组成翻译班子。边彦耀被中央任命为外文翻译组组长,负责主持外文的翻译工作(中央同时还任命了民族语言翻译组组长,由民族语言翻译局局长提任)。由于他刻苦学习,勤奋工作,不断实践,他的业务水平和能力迅速提高。除了翻译外,他还参加了核稿和定稿的工作,特别是在几位老同志相继离、退休后,他成为处理的主要业务骨干之一。1987年他获得翻译职称,1993年被评为副译审,1998的被评为译审。

这些年来,边彦耀还利用工作之余翻译了一些小说、传记及中医等书籍,主要的有哥伦比亚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马尔克斯的中篇小说《没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上海译文出版社1982年出版)、《佛朗哥回忆录》(与他人合译,商务印书馆出版)、《英雄与坟墓》和《白痴市场》(与他人合译,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国家“八五”重点图书)、《实用经学按摩》(与他人合译,外文出版社出版)、《近代拉美哲学史》(待出版和《我,胡安·多明戈·庇隆》(与他人合译,待出版)。此外,他还为许多部委、公司、外国驻华使馆翻译了大量的文件。目前,他除了和西文处的同志一起编纂一部《汉西经贸辞典》外,已经着手准备党的十六大文件的翻译工作了。

1984年到1986年和1991年到1992年,边彦耀两度受祖国和人民的重托,出国进修学习。第一次是去墨西哥,就读于墨西哥的最高学府墨西哥学院,专业为拉美文化与社会。第二次是去西班牙,就读于著名的马德里大学,选修了语言学、文学和哲学等课程。他非常珍惜这两次机会,如饥似渴地学习。每天上完课后,就去图书馆,对针自己在国内工作中所存在的问题,有的放矢地阅读一些书籍,同时广泛地涉猎文学、历史、语言、哲学、社会学等学科,进一步充实自己的头脑,扩大自己的知识面。墨西哥的学习是艰苦的,奖学金少,住宿、生活等方面的条件也比较差,但他还是圆满地完成了学习任务。学习结束时的论文获得了MB(西班牙语MUY BIEN的缩写,意为“很好”,即“优”的最高分。此外,他每周周一到周四还上英语课,每天下午1点30分上完其他课后饿着肚子去上英语课,直到下午3点下课后才去吃午饭。到回国财他读完了英语六级(NIVEL SEIS)。五级结束时,通过大考他获得了墨英文化学院颁发的英语证书。1985年他还经历了震惊世界的墨西哥大地震,所幸的是他和全体留学生都安然无恙,想比之下,在西班牙学习时各方面的条件要好多了,他可以把更多的精力集中在学习上。1991年寒假,他受雇于一家西班牙公司,先后为来访的一家中国公司的两个代表团当翻译,从此开始接触工业和经贸方面的翻译。由于他工作出色,这家西班牙公司后来还多次请他帮忙,回国后也多次为这家中国公司帮忙,三次陪该公司的代表团访问西班牙,其中一次是陪该公司的老总(部级);此外还接待了不少来华的西班牙代表团,其中有的是来从事经贸活动的,有的是来和中方合资办厂的。

二次出国学习使边彦耀的西班牙语知识增长不少,语言基础也更加坚实,特别是通过实际翻译,获得了机床、电信、铸造、经贸、金融、中医等方面的专业知识,这对翻译我国实行改革开放、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以来的重要文件大有裨益,弥补了过去只注重政论性文件的翻译的不足。

多年来,边彦耀除了从事业务工作外,还提任着行政职务。1988年他被任命为文献部西班牙处副处长,1993年被任命为文献部主任助理,1995年被任命为文献部副主任,1998年被任命为文献部主任。此外,他还担任过数年文献部党支部书记和二届中央编译局机关党委委员。目前仍是机关党委委员。文献都是编译局的一个大单位,有英、法、西、俄、日五个语言处,一个资料处和一个对外营业的翻译服务部(处级单位),除了近60名中国职工、干部外,还有近十名专国专家。不仅业务量大,管理工作也非常庞杂:组织翻译班子、安排翻译任务、招收应届毕业生、选派出国留学生、干部培养和选择、保密教育、思想政治工作、职称评定、专家工作、业务总结、年终考核、工会工作、安全工作、精神文明建设等等,要管理好这样一个单位,的确不易。然而,边彦耀能正确对待这些社会工作,认真负责地做好每一件事情。他带领部领导班子,总是吃苦在前,享受在后,从不计较个人得失。他能深入群众,掌握全部的思想动态,能及时发现问题,予以解决。由于他和全部同志的努力,这些年来,文献部出色地完成了中央交给的每一项翻译任务,多次受到中央领导同志的表彰。《毛选》五卷翻译结束后,中央政治局全体同志在人民大会堂接见了所有参加翻译的同志。每年人大会议结束后,全国人大常委会和全国政协的领导都对他们的工作感到非常满意,在人民大会堂设宴招待参加大会文件翻译的外国专家和部分中国同志。1997年十五大结束时,丁关根、曾庆红等中央领导同志去驻地看望参加翻译的同志,和大家合影留念。丁关根同志在讲话中称赞他们是一支能战斗的队伍。最使边彦耀眼难忘的是2001年他参加了江泽民同志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8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以上简称“讲话”)的翻译任务,任西文组副组长。经过连续22个小时的紧张工作,他和编译局、外交部及新华社的同志完成了“讲话”翻译任务,于7月1日8时前交稿(新闻稿)保证了庆祝大会于上午9时准时召开,用英、法、西、俄四种外文同步向全世界转播。下午3时,江总书记请所有参加翻译的同志到中南海作客,和全国文艺界著名的演员联欢。总书记和胡锦涛、李岚清、丁关根、钱其琛、曾庆红、王刚等中央领导同志亲切地接见了他们,并和他们合影留念。江总书记在讲话中感谢大家的辛勤劳动,谈了学习外语的重要性,鼓励大家学好外语、用好外语。联欢会结束后,总书记又把各语文组的正副组长留下来一起座谈。输入为西文组的副组,边彦耀荣幸地参加了座谈。江总书记询问了每个人的情况,讲了翻译“七一”讲话的重要性,再次对大家的辛勤劳动表示感谢,再次鼓励大家学习好外语,做好翻译工作。晚上,总书记还委托中央办公厅主任王刚同志在中央警卫局招待所宴请全体参加翻译的同志。对中央领导的表彰和鼓励,边彦耀深受感动,他决心努力做好本职工作,为中央服好务,为我国的对外宣传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不辜负总书记和中央其他领导的期望。

近年来,市场经济的大潮不断冲击着每一个单位,中央编译局也不例外。编译局的经济收、福利待遇等不要说同外国公司、合资公司、金融界和电信界相比,就是同国务院系统和中直系统相比,也远不如人。不仅好的学生招不进来,不少已在编译局工作了多年的的人也都离开了编译局另谋高就。经常有熟人碰到边彦耀后对他还留在编译局惊讶不已,有的还热情地为他张罗跳槽。对此边彦耀总是付之一笑。为了自己的选择,他依然留在编译局,依然勤奋地学习,努力地工作。其实,边彦耀也有多次机会离开编译局。1987年春节,也就是他从墨西哥留学归来的第二年,他赴我国的第一个经济特区深圳探望已在那里工作的妻子、在那里上幼儿园的女儿以及已经在那里定居的岳父岳母。新崛起的深圳无论在生活水平还是在工作条件方面,都要比北京好出许多。全家人都劝他留在深圳,无论从事文字工作还是从事经贸工作,都没有问题。但他考虑再三,婉言谢绝了。在西班牙留学期间,由于他出色的工作和良好的外语基础,一家西班牙公司希望他能留下来为他们工作,或者为他们的驻北京代表处工作,他也谢绝了,毅然决然地回到祖国,继续在中央编译局从事他所热爱的中央文献的翻译工作。后来,有的国内公司也希望边彦耀到他们那里去工作,他还是谢绝了。留在编译局,虽然在经济收入和物质待遇方面要差些,甚至差出许多,但他在精神上是充实的,因为他没有放弃自己在西安外国语学院苦读三年有余的西班牙语,因为他仍然在从事那看似枯燥乏味、但却对我国对外宣传至关重要的中央文献翻译工作。他对自己做出的选择过去不后悔,现在不后悔,将来也不会后悔,他还要在这条道路上继续走下去。

如今,边彦耀已经过了“知天命”的年龄,近30年来,他尽自己的能力为党和人民做了一些事情,而党和人民给了他很多的荣誉。每次回想起自己几十年来的经历,连彦耀都感慨万千。他感谢党和人民,同时他也深深地感谢培养教育他三年多的母校——西安外国语学院。

---摘自《西外撷英》2002